当前位置:全国著名村支部书记
全国著名村支部书记

孙开林:艰苦创业30年 让村民过上幸福生活

发布日期:2018-06-19 18:23:14 浏览:328次

 

中国劳动保障报记者  叶星

     
        孙开林是十届、十二届、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十七大代表、湖北省保康县尧治河村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采访他很不容易,花了两年多时间才得以完成。他给记者留下了思路清晰,具有远见卓识和魄力,为人朴实、公道正派、看齐意识强的良好印象。
       今年5月5日至6日,记者应邀参加“全媒体记者聚焦尧治河创业30周年”大型采访活动,实地查看了地处偏僻,但魅力无穷的尧治河村后,感到十分震撼。对孙开林带领村民发扬愚公移山的毅力和精神,遇山凿洞,悬崖修路,炸石开矿,筑坝办厂,改田建园,兴办工厂,开发旅游,实现由农业经济为支撑向工业和旅游经济为主导,“一,二,三产融合”根本性转变,战天斗地的大无畏气概所感动。也为尧治河村经过30年艰苦创业,实现全村固定资产32亿元,人均纯收入5万元,村民家家户户住上别墅,过上幸福生活,创造了贫困、高山边远山区的发展奇迹所折服。

一、发扬愚公移山精神,始终不渝发展壮大集体经济

       尧治河村地处保康、房县、神龙架三县(林区)交界,平均海拔1600多米,全村167户人家、667位村民,虽然居住人口不多,但版图面积却有33.9平方公里。“山大梁子多,出门就爬坡;竖起来的路,挂起来的田;上山碰鼻子,下山闪腿子”、“四月雾,八月霜,六月早晚寒气凉。”是这个村自然环境的真实写照。这是一个在中国版图面积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村庄,但在孙开林书记的带领下,经过30多努力,创造了从无到有,从富到幸福的神话传奇。
       说起30年前的穷酸样,尧治河村中老年人印象深刻,1984年,虽然中国的改革开发大潮如火如荼地进行了10年,可这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穷得掉了渣,“吃的供应梁,穿的烂衣裳,点着煤油灯,住着破草房”。人均粮食不足300斤,人均收入不足300元,既不通路,也不通电。在近乎绝望的困境中,村民们想到了当时正在当民办教师“干啥啥能成的”本村“能人”孙开林。三个村民代表许列奎、许连福、董政国去“喊”他回村,设法改变村里的贫困面貌。
       1988年8月,孙开林经过慎重思考,放弃了即将转正为公办教师的“铁饭碗”,回到村里,被任命为尧治河村党支部副书记,兼任村磷矿矿长,1993年1月被任命为村党支书记。
       尧治河的大山里蕴藏着丰富的磷矿资源,但村里不通公路,只有把磷矿运出去才能变成钱。
        修建矿山公路,打通尧治河通往马桥镇的通道。孙开林的这一大胆想法让村民们十分震惊。大家知道,古往今来,尧治河人要走出大山,必须绕道房县。从马桥修路,山高谷险,难于上青天。
        孙开林拿出了家里积攒了多年,准备盖房的4000元资金,村里几个党员干部以自己的房产作抵押,又向当地农村信用社贷款3000元,买了劈山开路的炸药和雷管。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孙开林系上绳索,下到悬崖峭壁处,打眼放炮,越来越多的村民主动参加,开山修路的速度越来越快。
        路通了,一车车磷矿石运出山,一拨拨的财富进了村。
        第一年,村集体开矿2000吨,获利了2.1万元,第二年开采5000吨,获得利润10万元,之后每年有了几十万元收入。有人提议村里开矿赚了钱,不如给家家户户分一点,好让大伙享享福,买点好酒好菜过个热闹年。孙开林断然拒绝,告知大家,要用赚来的钱继续修路,筑坝办水电站,要让村集体有更多的收入,好为大伙儿谋福利。
       在孙开林的带领下,尧治河村在悬崖峭壁上修建了四通八达的130公里公路,其中高等级公路100公里。
       孙开林深知尧治河村山势险峻,水系呈树状展布,支流多,落差大,水流急,水能资源丰富,他决定修建水电站。
       因为资金有限,孙开林大胆学习新的经验,提出让全体村民入股,每股1元。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村干部不少于5000股,村民没钱的可以入劳务股,孙开林带领认股5000元,家家户户都以不同的方式入了股。
       为了使水电站物尽其用,以孙开林为代表的尧治河村党委决定在本村的马面河中修建一座蓄水库 ,用来调节丰水期和枯水期的电站发电。
       1995年2月,孙开林带领党员干部和村民们肩挑背扛,用人海战术堆起了第一座大坝。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场暴雨将一切化为乌有,刚建好的大坝被冲垮了,一些村民嚎声痛哭,没想到辛辛苦苦垒起的大坝一瞬间荡然无存。
      “还修不修,还需不需要再建?”有的人提出质疑。
      “不就是冲走了几万块石头吗?山里人多的就是力气,一切从头再来!”“要死死党员,要苦苦干部,是党员的,是干部的就跟我一块上!”孙开林喊出了这掷地有声的口号,并第一个冲在前面,甩开膀子干。在孙开林的鼓励下,大伙儿又挽起袖子,重新垒坝。
        如今,这座“冲不垮的精神大坝”,成了尧治河人村特别是党员干部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精神象征的“创业园”。

       之后,孙开林又带领村民相继建成二级电站、三级电站、四级电站,并在村外修建了一座电站,2006年又收购县属五座电站,仅此一项,每年就为村集体增加5000万元的收入。
       上世纪90年代,我国的民营企业发展风起云涌,上级领导找到孙开林,让他适应新形势,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学习“苏州模式”、“温州模式”等新的模式,把尧治河村的集体经济进行改制,实行民营化。那时,尧治河村的集体经济刚刚有了些积累。
      “如果村企业变成了私人的,村集体没有钱,怎么为老百姓修路,建房,办福利?靠什么带领大家共同致富?如果村‘两委’不为村民办实事,又从何谈凝聚力、向心力、号召力?”孙开林婉言拒绝,顶着巨大压力坚持走村集体发展之路。
       2005年,尧治河村相继收购了保康县属5家国有企业,并获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村集体经济收入逐年增多。
       当尧治河人的口袋鼓起来时,党委书记孙开林却开始了冷静思考,把磷矿卖给别人,别人深加工赚了大钱,自己赚的却是小钱,这既不划算,也不是长久之计,“唯一出路就是搞磷矿深加工”。孙开林经过深思熟虑后对村党委班子成员说。
       为了招才引智,孙开林带领村党委班子成员到全国各地考察磷化工产业,四处高新聘请专家。最终成立了两名从事地质研究和一名从事化工研究的院士工作站,有了高端人才帮助尧治河村研发磷化工生产。
       2009年,尧治河村决定在马桥镇红岩湾建设尧治河工业园,进行磷化工生产。到2012年,尧治河仅基础设施建设已投资1亿多元。有人感到投资太大,风险也大。还有人建议不如搞房地产开发,来钱快。但孙开林却认为路不能走偏了,向科技要效益,坚持走磷化工开采、开发之路,房地产虽然赚钱,但很陌生,绝对不能搞。凭借尧治河村对磷化工20多年的研究,经村党委研究取得一致意见,他们很自信地投入4亿多元,引进生产设备。2013年,尧治河工业园生产出赤磷、次磷酸钠、次磷酸等10个产品。其中,次磷酸钠,次磷酸在国际市场上十分抢手,销往美国、瑞典、越南等国。
      “生产次磷酸钠、次磷酸,将磷矿石增值12倍。尧治河工业园一年的经济效益相当我们村一年卖磷矿石的经济效益。我们终于科学合理地开采、加工磷矿,避免了露天采矿乱采乱挖的现象了。”孙开林欣慰地告诉记者。
       2017年,尧治河村实现GDP42亿元,除上各种税费4.5亿外,村集体经济纯收入2亿元。村民享受红利6000多万元。

二、走生态发展之路,让村民个个有活干家家有钱赚

       孙开林带领村党委从开采磷矿,修建电站,收购工厂,进行磷矿深加工生产,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让村集体有了雄厚的经济实力后,他又在干什么呢?
       2006年,房县景区野人洞、野人谷经营不善,举步唯艰,两个景区一年以内,收入才2万多元。孙开林把眼光投向了这里。
       “我当时想,磷矿石不可能再生,开采一吨少一吨,总有挖完的时候。磷矿挖完了,子孙吃什么?我们不能只顾眼前收益,不考虑将来和长远利益。野人洞和野人谷距尧治河只有20多公里,把两个景点盘活了,一定能够带动尧治河村的旅游业发展。”孙开林对记者说。
       孙开林召集村党委开会研究后,2006年6月,尧治河村投资320万元,买断野人洞、野人谷50年的经营权。随即成立了湖北尧治河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合同签订后,尧治河村开始了大手笔规划建设。村里聘请北京绿维创景规划公司进行旅游开发规划设计,建设游客中心、停车场、游步道、标识。到2009年,总投资达1亿多元,将野人洞、野人谷从2A级景区打造成4A级景区。以此为依托,仅用3年时间,又投资4亿多元将尧治河村打造成了国家4A景区。现在,尧治河村正在将野人洞,野人谷与尧治河三个景区捆绑在一起,共同打造5A级风景区。
       随着神龙架、武当山旅游公路的建成通车,来自北京、上海、深圳、重庆、西安全国各地的游客纷纷到野人洞、野人谷旅游观光,仅野人洞、野人谷的门票收入就猛增到3000多万元,增长了1500倍。
      这一成功之举,让孙开林看到了发展的新机遇。2013年至今,尧治河先后投入5亿多元,大手笔、高标准建设梨花山景区,老龙宫景区、尧帝神峡、养生馆等景点及配套设施。使原来的矿区变成了景区、山区变成了景区、居民生活区变成了景区。2017年,尧治河村集体收人中,旅游等第三产业已占40%,“改变了一矿独大”的局面。旅游业的迅猛发展也为尧治河村村民提供了就业、创业机会。     
       陈安梅是尧治河村原2组农民,做得一手好菜,特别擅长烹饪腊肉排骨和鸡蛋卷。在孙开林书记的鼓励下,她于2002年4月26日在蚂蟥沟开起了全村第3家农家乐,开业的时候,村里给她送去了10件白酒,价值5800元,由于她做的菜味道好,环境整洁卫生,吸引了不少十堰、襄阳、荆门等外地的客人,开业后的第一年就净赚了20多万元。从2012年起,村里高新聘请老师对从事农家乐的人员进行培训,系统讲解卫生、服务、食品安全等知识。村里每年给从事农家乐的村民补贴5000元,从服务质量到价格、卫生等进行严格规范和管理。陈安梅在滴水岩小区开办的梅花山庄别墅不仅做餐饮,还有5个房间为游客提供住宿,生意一年比一年好,高峰期时的纯收入达30多万元。每年在村集体入的10万元股份可分5至6万元红利,最高时达8万元,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说起现在的幸福生活,53岁的陈安梅满脸笑容。“这都亏了我们村有个好书记孙开林,他为人善良,大公无私,对我们每个老百姓好的很。”陈安梅竖起大拇指说。
       陈安梅为了让自家的农家乐环境卫生整洁,她聘请专人每天夜里进行卫生大扫除,保证展现在游客面前的是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的就餐、住宿环境。她的山庄平常每天接待游客餐饮10桌以上,高峰期达到20桌以上,5个房内全部位满。除她自己、丈夫、儿子3人就地就业外,还聘请了2人长期打工,高峰期聘请4人。
在尧治河村像陈安梅从事农家乐的村民共有45户,从业人员110多人。全村240多名具有劳动能力的村民全部在本村就近,就地就业。村办的24家企业员工达3000多人,包括农家乐,还吸纳了2000名外地人在村里务工就业。
      “尧治河村从1988年开始采矿,前5年属于滥采乱挖阶段,后5年虽然有所改善,但仍然没有图纸,没有勘探,哪里有矿全凭眼睛看,靠边挖边碰运气。更谈不上长远规划.”孙开林告诉记者。
      “保护生态环境,坚持走绿色发展之路,让子孙后代都捧上金饭碗和银饭碗。”孙开林在村党委会上多次强调这一观点,最终达成共识。尧治河村下决心关停不符合环境保护要求的采矿区。戴家湾矿区于1988年开始磷矿石开发,2005年停产;老屋沟矿区于1993年开始采矿持续10年后关停。该村先后关停了15个露天开采矿区、8家矿粉厂,撤销了8个勘探开发项目,3家想入村投资的企业因环保问题被否决。
      从2013年2月开始,孙开林书记经过深思熟虑后经过村党委会讨论作出决定,开始进行矿区的生态保护和恢复工作。“磷矿开到哪里,环境治理就到哪里,景点建设就到哪里。”已成为该村矿区治理的基本思路。
      尧治河先后投入资金3亿多元,对全村的生态环境进行综合治理,被关停的矿洞内,正在进行基础设施改造。洞内坑道总长52公里,规划建设白酒博物馆、防空博物馆、地质博物馆、探洞运动体验区,主题休闲餐厅等观光体验项目。该项目已于2017年3月份动工,一期工程投资2000万元,预计今年年底完工后接待游客。
      “为了留住尧治河村的青山绿水,村委会将山林土地管理写进了《村民自治章程》,制定了严厉的惩戒措施,遏制了乱砍乱伐行为,全村的森林覆盖率达97%。” 孙开林告诉记者。
        尧治河村的核心景区尧帝神峡原来叫马绵河。2010年,为了清理峡谷中的淤泥,村里计划修路。炸山填路是成本最低的办法,但孙开林经过慎重思考后选择了让路穿洞而过的办法,先后打了12个隧道,投入增加了800多万元,峡谷中的植被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保留下来的马绵河于2014年5月1日改名为“尧帝神峡”,正式对游客开放。
       尧治河村先后投资2.8亿多元资金,开展植树造林,完成荒山植树3000多方,绿化3500多亩,形成了春有花、夏有绿、秋有果、冬有青的生态环境。
      “通过保护生态,发展旅游,发展绿色产业,让人人都有工作,都有钱赚。村民就不会砍树,还会自觉地保护村里的一草一木。”孙开林很高兴地说。

三、坚持共同富 让每个村民都有获得感、幸福感

       记者在尧治河采访时,党委书记、村主任孙开林说;“一人富不算富,大家富才算富。尧治河村没有很富的,但也没有很穷的。贫富差距只是房子装修得好与坏的区别,只是车子坐得好与坏的区别,我们可以让党员吃苦、干部吃亏、但不能让百姓受穷。”       
       尧治河村在集体经济发展过程中,为保证企业“公”不姓“私”,村党委始终让村委会占有绝对控股地位,在湖北尧治河集团有限公司占股36%,是集团最大股东。剩下的64%为企业员工、村民、集团公司占股。这其中,集团公司占股不到30%。全村167户村民都是村集体企业的股民。为防止个人股份过大,村民参股设有上限、下限,上限50万股,每股一元,下限20万股。部分村民因经济原因,达不到入股下限标准的由村集体垫资帮其入股,每年分红后,村民再偿还村集体所垫的钱。这样一来,集团公司占股比例就少了,村民占股就多了。通常情况下,村民每年分红可达50%至60%,最高时可达80%。
       随着村集体经济不断发展壮大,2015年5月,孙开林书记征得村“两委”班子同意决定,村委会再次扩大村民的股份。村里出资购买500万元企业股份,无偿配给村民。股权分配时,村委会根据精神文明建设、治安管理等23个条件给村民打分,得一分就送5000元的股份。
       从2010年起,按照“一房一院,一院一景,一景一特”的思路,尧治河村取消了村民小组的建制,将村民住宅集中规划建成“滴水岩”、“龙门口”两大居民小区,共160多栋建筑工程在260至300平米的别墅式两层小洋楼。
       尧治河村的惠民政策是刚性的。一栋别墅造价近40万元,按照村委会的“分房”方案,家庭成员在在本村企业上班的,年收入总和超过10万元的,全额付款,家庭成员在本村企业上班的,年收入总和在2万元以下的,只交2万元,其他情况的交6万元。
       村里的“分房”政策并非“一刀切”。50岁的王照龙是弱智,一直未婚,父亲王章春72岁,双目失明,70岁的赵贤珍也身患多种疾病,弟弟王照友9年前因车祸丧命,弟媳妇改嫁,留下一个男孩现已12岁,在当地马桥镇读初中,是尧治河村的一个特困家庭。他未交一分钱,就分到了一套建筑面积260平方米的两层别墅。该村共有12户像王照龙一样家庭条件较差,且家庭成员中没有人在本村企业上班的农户,享受免费分得一栋两层别墅的优惠政策,村集体拿出6000万元资金全额买单这12户村民的住宅和给予其他村民住宅予以补贴。

       孙开林书记非常关心王照龙一家四人的生活,隔三差五地前去探望,送米送油,还给4人都申请了农村低保。王照龙除种好自家的4亩多旱地外,还被安排到村办企业打零工,一年也有好几万元的收入。谈起现在的生活,70岁的赵贤珍老人对孙开林书记充满感激之情,她说:“孙书记对我们一家人可好,经常来问寒问暖,问有什么困难。如果是在旧社会,像我们这样的家庭,讨米就没地方。如今过上这么好的日子,做梦都没想到,社会好,领导好,心情好。”
      在尧治河村大多数村民过上好日子的同时,也有少数弱势群体,因身体等多种原因,无法找到致富门路。
      有人提议村集体每月给这些人发一笔钱,把他们养起来算了。
      孙开林经过思考后认为这种做法不妥,容易把他们养成懒人。“这部分人光靠救济,靠‘辅血’不行,还要着手培养他们的‘造血’功能。要让这些人不掉队,就得让他们‘捆绑’到集体经济的船上。”孙开林说。
      1998年,尧治河创办了一家集扶贫、福利、服务于一体的新型扶贫企业—三福公司。公司将村里缺乏劳动能力的弱势村民组织起来,让他们参与村集体务工,获得一定的劳动报酬。
       一天挣10个工分,每个工分10元,一天收入100元,有19个弱势村民参与村里的蔬菜和药材种植、园林维护、矿区恢复等劳动,多劳多得,每个月都有固定的劳动报酬,不再为生计发愁。
       尧治河村小学建于1999年,为了让山区的孩子也能享受到优质的教学资源,村里花高薪从外地聘请老师执教,并多次对学校教学楼、学生宿舍进行改扩建。2015年,村集体投入600多万元,改建成花园式小学。记者看到,花园式教学楼、现代化电子教学设备、学生寝室单人单床、空调热水一应俱全,学生的学费、生活费、学习用具、校服、鞋子等全免。优越的教学条件,不仅安置了本村村民及在本村企业务工员工的子女入学就读,还吸引了不少周边村的家长将孩子送到尧治河小学念书。村小学70多名孩子中,有五分之三来自外村,他们同尧治河村民的孩子一样享受优惠福利待遇。

        尧治河的每个村民都有归属感、幸福感、获得感、荣誉感,这个山区村的福利好得让人羡慕。
        尧治河全体村民都参加了城乡居民养老、医疗保险,患大病除享受社保部门的“大病补助”外,村集体还给予一定的资金救济,避免村民因病返贫。
        尧治河村有襄阳市第一家村级福利院,对缺失劳动能力的孤寡老人进行集中供养,专人照料其生活。
        2014年,在全国开展精准扶贫工作中,襄阳市扶贫办曾两次派工作组到尧治河村进行入户摸底调查,可在这里找不到一户村民家庭符合精准扶贫的贫困户。
        记者曾两次面对面地采访孙开林书记,当问到他家的收入、何时退休、谁来当他的接班人等敏感话题时,今年已62岁的孙开林直言不讳地作了回答。他告诉记者,他的家庭收入在全村处于中等偏上水平。他是尧治河村的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但拿的是尧治河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的工资。记者在尧治河采访参观村民住宅时,看到孙开林书记家的住房也是与普通村民的一样,由村集体统一分的一栋300平方米的两层别墅。他家的大门一直是敞开的,任何人都可以进去参观,家里陈设也很普通。尧治河的广大村民对孙开林书记带领大家艰苦创业30年,过上幸福生活心存感激,有很多人建议他买个豪车享受享受,可他婉言谢绝,至今仍然坐的是一辆丰田越野车。

        关于接班人的问题,孙开林书记说:他从没有刻意培养谁,更不会由自己指定以后谁来接班。他充满自信地说:尧治河村“两委”领导班子现有12名成员中的任何一人单独拉出去,担任一个村的党支部书记都是很优秀的。他还告诉记者,自己打算65岁退休,以后的接班人由尧治河村集体推举,上级党组织考察任命,自己绝不搞任人唯亲。
       2003年8月,孙开林被邀请到清华大学做艰苦创业的报告,没有讲稿,更没有幻灯片,但他敏捷的思维、质朴的语言、生动的故事,妙语连珠,精彩的演讲赢得了这座高等学府几千名师生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你的学历并不高,可你却具有超前的经济头脑,是什么动力让你带领全村干部群众不断开拓创新,取得了辉煌的业绩?”记者直接了当地问道。
       孙开林书记回答道:我的第一学历虽然只是个初中文化,但我很善于学习,一是坚持业余时间看书;二是通过报刊、电视等新闻媒体了解国内外大事;三是在干中学,虚心向专家学者请教。”,“我觉得大干部干大事,小干部干小事。我只是个村官,就要实实在在地为全老百姓办好事、干实事。要时时刻刻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把老百姓想到的事情办好,办得让老百姓满意,把老百姓没想到的事情想到办到。”


       在尧治河村获得的“中国十大山区幸福村、中国十佳小康村、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全国争先创优先进基层党组织、全国文明村、中国最美乡村、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示范村”等7大国家级的荣誉中,孙开林很看重“中国山区幸福村”这块牌子。“过去靠精神,现在靠发展,未来靠文化。我们已经正在下大力气做好尧帝文化这篇大文章。尧治河村未来的发展定位就是创建“中国幸福村”,如果这一目标如期实现,就接近共产主义理想。但这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需要一代又一代尧治河人的艰苦努力。”孙开林书记深情地对记者说。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