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品评襄阳
品评襄阳

《品评襄阳107》华夏第一渠:襄阳长渠(白起渠)

发布日期:2018-10-24 10:46:03 浏览:47次

       北京时间8月14日8时45分(加拿大时间8月13日),2018年度世界灌溉工程遗产评审结果在加拿大萨斯卡通市召开的国际灌排委员会第69届国际执行理事会上揭晓,湖北省襄阳市的长渠(白起渠)与四川省的都江堰、广西省的灵渠、浙江省的姜席堰4个项目全部申报成功,入选2018(第5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使我国的世界灌溉工程遗产项目由之前的13处增加到17处。

       世界灌溉工程遗产与世界文化遗产、世界自然遗产等并称世界遗产。长渠(白起渠)成功入选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成为湖北省首个世界级灌溉遗产。
“战渠”转“灌渠” 长渠(白起渠)经历多次大修
长渠,又名白起渠,西起南漳县谢家台村,东至宜城市赤湖村入汉江,全长49.3公里。该渠始建于公元前279年,距今已有2297年的历史,比四川的都江堰早23年,比关中地区的郑国渠早33年,是中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水利引水工程。被中国水利电力出版社编辑出版的《中国水利之最》称其为“全国最早的灌溉渠”、“华夏第一渠”。
       “武安南伐勒秦兵,疏凿功将夏禹并。谁谓长渠千载后,水流犹入故宜城。”这是唐代诗人胡曾的诗,他向人们述说了襄阳长渠(白起渠)所经历的历史沧桑。
公元前280年,秦昭王分兵三路攻楚。司马错发陇西之兵入蜀,由蜀攻楚黔中郡,拔之。司马错又分一部之兵攻楚国西境。公元前279年,秦国大将白起为帅的北路军,走武关出秦国境,一路势如破竹。楚顷襄王想以割上庸、汉北之地的代价换取秦军退兵,但遭拒绝。白起攻陷邓城后,进逼鄢城。
       鄢城在今襄阳所辖的宜城市,曾是楚国的都城。楚顷襄王为保卫鄢城,调动楚国主力部队全力固守。

       面对坚固的鄢城和誓死抵抗的楚军,白起想到了水攻—利用鄢城及其周围地理位置较低,以及周围有楚庄王的贤相令尹孙叔敖主持修建了许多筑陂蓄水工程如芍陂等蓄水、排灌设施,使周围河渠密布的条件,在距鄢城百里外的今南漳县武安镇旁蛮河河段上垒石筑坝,开沟扩渠,以水代兵,引水破鄢。
       据文献记载,当时鄢城的城墙均由土夯成,东部地势最低,大水冲垮了城墙的东北角。民间有“臭池”的传说,这是因为公元前279年白起将军放水淹城时,大量尸体被大水冲至城东低洼处,尸体腐烂,臭气熏天。《水经注》及《中国古代战争史》等书籍中均有记载:“水溃鄢城西城墙,又决东城墙,百姓随水流,死于城东者数十万……”。
       随后,楚国迁都,秦在楚故土纪郢等地设置南郡,委任管吏治理。楚国从此失去了强国地位。
因此战,秦昭襄王封白起将军为“武安君”。也因此战,南漳县留下了武安镇、武安堰等地名。鄢城也成了秦国的一个县。
       战争结束后,面对水淹楚国都城鄢城,造成了数十万军民死亡的后果,武安君白起或出于偿债情怀,或出于改善自己封地农田灌溉条件之目的,便组织当地军民兴修水利,不但修筑了“武安堰”,还把开凿的战渠改造治理成了灌溉渠。因该渠蜿蜒近百里,人们就称之为“长渠”。长渠所灌之处皆成“膏良肥美”之地,百姓从中获益,故将白起所开之渠又称之为“白起渠”。

       始因军事目的而兴建的长渠(白起渠),经过历朝历代的修治改造,成了“陂渠相连”的蓄水引水灌溉工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长渠(白起渠)不断淤积、重修。

       在唐、宋 、元时期,长渠(白起渠)经历过5次大修和7次局部修缮。
       明、清时期,由于长期无人维修,长渠完全湮废。
       1939年,爱国将领张自忠了解到长渠(白起渠)久废不治的原委后,电请湖北省政府明令修复。1942年,长渠(白起渠)修复动工,5年期间两度兴工修渠,终因日军入侵、张自忠将军阵亡,时局动荡,半途而废。
长藤结瓜  长渠(白起渠)工程和技术领先沿用至今
       新中国成立后,长渠(白起渠)等来彻底修复的机会。1950年1月,国家水利部批准并将其列为贷款工程项目予以支持。1952年1月,宜城、南漳两县(市)共投入4万多劳力,动工修复长渠(白起渠),历时一年,于1953年5月1日完工,并在渠首南漳县谢家台村举行了隆重的通水庆典。
长渠(白起渠)的灌溉布局,采用的是“陂渠相成”模式。“陂(bi)渠相连”是古时的叫法,现在通俗说法叫“长藤结瓜”,就是将渠首拦河坝比作“瓜根”,渠道比作“瓜藤”,沿渠道连接的一个个水库、堰塘好似“瓜藤”上结出的“瓜”。
       在南漳县安乐堰村,渠道之上另有悬空架设的“泄流渠”,这是长渠(白起渠)一个独特引水设计。瓜堰水不足时,可打开长渠(白起渠)的引水闸进口进水。堰塘水过多时,可通过泄洪渠将水引回附近的蛮河,形成了“藤”引水,“瓜”蓄水。有效保证了渠水水位、抗旱防汛及灌溉面积。

       据了解,长达49.3公里的长渠(白起渠)形成了1条干渠、38条主要支渠、以三道河大型水库为主水源,连接15座结瓜水库及2671口堰塘为补充水源,各级干支渠首为脉络的“大、中、小”相配套、“蓄、引、提”相结合。“长藤结瓜”式农业灌溉水利体系。渠水流经南漳县、宜城市11个乡镇,灌溉着沿线30.3万亩沃土良田,灌区年均粮食产量2.5亿斤,带来了沿渠两岸沃土粮丰。
       长渠(白起渠)“分时轮灌”的用水管理技术和制度保障也被人称道。唐宋八大家的曾巩曾在《襄州宜城县长渠记》中记述:“时其蓄泄而止侵争、民皆以为宜也”。北宋时实施“分时轮灌”技术,供水时通过水门抬高水位可直接灌溉。这一创新之举一直沿用至今并获得了革新发展。“分时轮灌”实现了高渠高田有水抽,低渠低田能自流,极大地促进了灌溉效益的发挥。其先进技术在四川、安徽、湖南、甘肃等地推广并沿用至今。
       都江堰比长渠(白起渠)晚23年建造,其构造原理与长渠(白起渠)很相似。据考证,当年李冰到长渠(白起渠)考察后受到启发,回四川后在长渠(白起渠)的基础上设计了都江堰的建筑方案。
       长渠(白起渠)为什么没有都江堰、灵渠等工程知名度高呢?有学者分析:最主要的原因是,长渠(白起渠)是利用军事工程开发的农田灌溉设施,是“战渠”演变为“灌溉”,规模不及集防洪、灌溉、航运于一体的都江堰;其次,对长渠(白起渠)的文化挖掘宣传工作也没跟上。
       文化厚重  当地政府注重遗产保护
       长渠(白起渠)既是灌溉遗产又是文化遗产。
自战国时起,众多的文化名人,如郦道之、欧阳修、曾巩等都称赞过长渠(白起渠)这一由“战渠”变“灌渠”的典范,并留下了很多文献记录。长渠(白起渠)周边散落着很多楚文化“明珠”,渠道西岸有楚皇城、安乐堰楚墓群、临沮城、罗国城等历史遗址。其中,包括2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多个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56年兴建长渠(白起渠)安乐堰时,出土了春秋时期的国宝级铭文青铜器“蔡侯朱之缶”;2000年,在南漳县武安镇赵家营村川庙山出土了110余件东周时期文物,其中,青铜器、玉器20余件;2016年,南漳县武安镇申家咀村出土了东周至汉代文物300多件,以及记载民国年间蛮河最大一次洪水过程的水文碑等。
       后人为感念白起开渠的功德,曾在干渠两侧留下了众多纪念性建筑。一些庙宇和碑刻虽然大都毁于历代战火,但也有部分文物幸存下来。如唐代时为纪念白起修建的白马庙,元大德年间“重修武安灵溪堰记”残碑、清代嘉庆年间“奉承宪禁”残碑等。这些文物为长渠(白起渠)申遗提供了重要的历史资料和实物证据。
       2008年,长渠(白起渠)被列为湖北省第五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7年长渠(白起渠)被授予湖北省水情教育基地称号;2018年8月14日,长渠(白起渠)被列入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
与都江堰、灵渠等石渠不同,长渠(白起渠)是一条土质渠,遇到暴雨或其他极端恶劣天气时,长渠(白起渠)都可能受到影响。渠道需要经常维修,水利工程年头一久,就会进入堵、疏的周期循环;不少支流渠过去能用,时间久了被淤泥堵塞,不修就成了废渠。此外,在雨水冲刷下,年久失修的渠首就会产生塌方,导致雨水季节行洪不畅,给附近村民房屋、农田带来水患。
       襄阳市政府一直高度重视长渠(白起渠)的维修和保护工作,经多次维修、扩建、配套,水渠由最初过水流量不足10立方米每秒、灌溉面积仅8.1万亩,发展为目前过水流量43立方米每秒、灌溉面积30.3万亩的大型灌区,成为南漳、宜城两县(市)老百姓的“生命渠”。经过几代人的艰苦努力,创造了长渠(白起渠)“蓄、引、提”结合供水,分时轮灌、合理配置、蓄节并重、民主管理、多元投资建设的管理办法。从2016年起,该市决定全面实施“绿满长渠(白起渠)”工程,以生态修复方式给长渠(白起渠)注入新的“血液”。即,经过三年努力,利用沿渠6000多亩土地,栽植树木苗木200多万株,实现整个灌区绿化全覆盖,推动地方农村经济发展和美丽乡村建设。
       长渠(白起渠)被列入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后,当地政府决定始终坚持“保护第一、应保尽保”的原则,有计划、有步骤、高起点、高标准编制和完善长渠(白起渠)遗产保护与利用发展规划,杜绝重复性、破坏性开发建设;采取招商引资、股份合作制等方式,推动遗产地保护与旅游产业的融合发展,上马一批诸如长渠(白起渠)博物馆、长渠(白起渠)水能利用展示区等精品项目;加强当地公安,文物等职能部门的联系和配合,严厉打击盗掘文物和破坏遗产地资源的不法行为,保护、建设和利用好长渠(白起渠)独有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确保合理开发和永续利用。

       (2018年9月23日22:26传至《新浪博客》)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